金钱政治下美式民主的谎言与乱象

  【洞察】?

  作者:靳晓霞(共青团中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研究基地特约研究员)

  选举是公民政治参与的重要形式,但选举不能等同于民主。马克思主义认为,选举是一种政治形式,其性质取决于产生它的经济基础。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有制决定了资本主义社会的选举是实现资产阶级统治的政治形式。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本质的批判,在政治领域突出表现为选举受资本控制,这是资本主义的内在逻辑。美国标榜其选举制度为“民主典范”,但其选举过程中的资本操纵却无处不在。

  资本控制的“钱主政治”

  美国总统选举深受资本影响和控制,本质是“钱主政治”。首先,参选的必要条件是竞选基金,候选人募集的竞选经费主要来自富豪和财团的捐助。资本转化为竞选基金,权钱交易完成合法化。美国总统选举耗资巨大、逐年攀升,名义上是自由平等的竞争,实际上却是财力的较量,谁募集的竞选资金多,谁当选的概率就大。其次,选民接收的选举信息受资本控制。资本通过其控制的新闻媒体发布对候选人有利或不利的信息,影响选民投票意向。最后,当选者的施政政策受资本控制。得到捐助的候选人一旦当选,捐助人或组织就会对当选者制定公共政策施加影响,当选者则会通过调整政策对“金主”给予利益回馈。

  可见,美国总统选举堪称“财富直接购买官吏”的典型表现。在这场游戏中,经济精英不仅掌握着大量财富,而且通过向候选人提供巨额资助介入选举,“政治献金”为谋求特殊利益开辟道路,进而影响、干预甚至主宰国家政治生活,使选举政治演变为“寡头政治”。美国前总统卡特曾自揭家丑:美国政治体系已经扭曲成为一种基于庞大资金支持的“寡头政治”体系,该体系“将有能力但却缺乏经济后盾的参选者拒之门外”,“这不是民主政治,而是属于少数人的寡头政治”。

  只能选择资本统治代理人的“选主政治”

  以维护资产阶级利益为目标的美国总统选举,选举产生的只可能是资本统治的代理人,而非民意代表,是名副其实的“选主政治”。选举在形式上实现了政权与人民的联系,获胜的政党和总统以民主的名义合法地获得国家权力。但正如美国学者熊彼特指出的,美式民主不意味也不能意味人民真正在统治,只能是“人民有接受或拒绝将要来统治他们的人的机会”。

  “选主政治”的实质在于,只有有利于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人才能最终当选。美国大选中体现的民主是资产阶级的民主,即资产阶级及其代理人之间可以通过选举实现政权交接。

  与“多数人的统治”相去甚远

  美国总统选举实行“选举人团”间接选举和“胜者全得”制,选举结果不能体现真实民意,与“民主”一词的本意即“多数人的统治”大相径庭。2000年总统选举中,布什赢得271张选举人票,以微弱票数优势赢得总统选举,但实际上戈尔在全国比他多得53万张选民票。

  选举的参选率和民意支持率较低。美国总统选举过程充满好莱坞式的作秀,双方花费大量时间、金钱和精力进行各种竞选活动,相互指责对方过失,但在具体政策方面却鲜有实质性内容。由于竞选经费昂贵,竞选者对有能力资助其竞选成功的人有更大的依赖,对广大低收入者的回应较低。当选后实施的政策普遍缺乏对普通民众利益和公共利益的关怀,致使许多民众认为选举不能反映自身利益诉求,因而不愿参与选举。

  导致社会分裂而非整合

  美国总统选举导致政党之间、政党与选民之间、穷人与富人之间分裂加剧。美国两党及其候选人活动的重心是相互人身攻击,不讲团结与合作,导致社会意识分化严重,社会共识不足。政党高层与选民之间对参选候选人、竞选政策等持不同意见时,选民诉求通常无法得到有效回应,加剧选民对政党的不信任,政党作为整合社会不同阶层利益的组织职能持续降低。选举导致美国社会阶层分裂明显,少数掌握巨大社会财富的财团资本家与多数选民在选举中形成不同利益诉求的对抗和较量,当选举无法协调这种不同诉求和对抗时,社会分裂更加严重。

  选举加剧民粹化倾向。在贫富分化严重、社会思想多元、社会各种矛盾和问题凸显的背景下,中下层民众对经济全球化、移民问题等焦虑或反感。为迎合选民情绪,候选人主张推行激进的社会变革,包括实施贸易保护、排外政策等,实则是为民粹站台,误导大众的价值观和社会发展方向。近年来,美国政要的极端化言论和做法,进一步加剧美国社会的分裂状况。以中低收入为主的社会阶层,响应反政治传统、反经济全球化的极端主张,盲目排外、种族歧视等民粹主义现象进一步加剧。

  利益之争损耗治理效能

  美国选举制度导致总统和执政党更多关注短期和当前利益,忽视国家和社会发展长远利益,缺乏长远政策规划和发展计划。选举历时长,候选人需要花更多时间和精力准备竞选,即便现任总统为谋求连任,也需要花费两年左右的时间应对竞选,而不能将主要精力集中于制定和实施社会发展规划和有效的政策。

  选举不能保障治理效能。美国的政治制度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权力制约和监督,但由于党派利益冲突,缺乏权力协调和配合,行政机关和立法机关相互牵制,使相关政策不能出台。各利益集团在政策出台和制定过程中,不断讨价还价,导致国家治理效率低下,而真正有利于普通民众和国家长远发展的举措经常受阻搁浅。

  选举有政治表演因素,不利于选出有实际经验和治理能力的领导人。美国总统选举有大量新闻媒体介入,演讲口才、表演能力、良好形象、政治承诺等对候选人能否当选发挥重要作用,往往是大众视觉效果比较好的容易当选,这导致有时会选出满足大众情绪化宣泄的非理性政客,这与国家治理需要的才能有很大差距。

  上述美式民主的谎言与乱象表明,美国总统选举不过是一场政党操纵民意的金钱游戏。在金钱支配政治的美国,没有金钱,一切关于政治参与的议论都是空谈;金钱政治下,美国公民的政治权利实难保障。

  《光明日报》( 2020年10月16日?1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