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报:安徽经济老大老二“直通”意味着什么

原标题:商合杭高铁预计6月底全线通车    安徽经济老大老二“直通”意味着什么

近日,商合杭高铁合肥至芜湖北段站房及生产生活房屋开始接受静态验收,各项施工进入最后冲刺阶段。这是中铁四局施工人员在商合杭高铁含山南站施工。 新华社发

去年,有回芜湖发展的当地人吐槽,自己将一场一早举行的考试考场选在了省会合肥,但买票时才发现,芜湖到合肥没有高铁。惊讶之余不免后悔,还不如选南京。当时,芜湖到南京高铁仅需约40分钟。合肥与芜湖,安徽省内的经济老大、老二,彼此之间还没有直达高铁,只有K字头或者T字头的“绿皮车”?如果必须要乘高铁,则需要在南京换乘,如此花费时间堪比从芜湖到上海。

这一历史将被改写。今年6月底,商合杭高铁合肥至湖州段将具备开通运营条件,加上去年12月1日已开通运营的商丘至合肥段,以及与宁杭高铁共线的湖州至杭州段,商合杭高铁将全线通车。作为商合杭高铁横跨长江的“门户”之地,芜湖的区位优势将进一步放大。

从更大的范围内看,商合杭高铁衔接起合宁、宁安、宁杭等多条高铁线,并与规划的沪苏湖等高铁相连,这都将大大拉近芜湖与长三角诸多城市的距离。其中,尤为明显的是,芜湖随着商合杭高铁的开通,将实现直通上海、南京、杭州、合肥长三角四大中心城市,其中至合肥、南京两城约40分钟,至杭州约1.5小时,到最远的上海也不过两个多小时,未来随着沪苏湖高铁开通,这一时间还将被缩短。

历史上,交通的改善一直在重塑经济版图。20世纪80年代,芜湖港成为安徽省第一个对外贸易港口,为解决人才和技术缺乏问题,芜湖从上海招聘了不少技术人员到芜湖工作。20世纪90年代,芜湖作为安徽省实施“开发皖江、呼应浦东”战略的重点和突破口,距上海仅四个多小时的汽车路程,在当时看来已不算远。1998年10月,芜湖长江大桥还要再过两年才能建成,芜湖想到趁此机会大力开发长江大桥附近区域,专程去上海召开芜湖长江大桥联动开发咨询会,首家参与芜湖长江大桥联动开发的上海企业与芜湖市签下1亿多元的协议。到2015年12月,随着宁安高铁开通运营,芜湖实现至南京、上海的快速通达。自此,作为南京都市圈成员,芜湖与南京的联动多了,40分钟的通勤时间,还诞生了一些跨省上班族。

商合杭高铁,又将为芜湖带来什么?

先从一组数据说起。2020年第一季度芜湖市GDP为778.26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下降4.4%,降幅小于全省2.1个百分点。此外,根据芜湖海关发布的统计数据,今年第一季度芜湖市进出口总值144.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3%,进出口总值位列全省第二,芜湖外贸占全省比重13.4%,较去年同期提升2个百分点。据了解,在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安徽省内进出口5强——合马芜铜滁5市中,仅合肥、芜湖两市仍旧保持2位数的正增长。芜湖的机器人产业可圈可点。2019年,芜湖机器人产业集聚发展基地新引进神弋智能等机器人项目26个,集聚企业128家;基地规上企业全年实现产值172亿元,同比增长17.7%;在安徽省年度考核中位居第一,囊括全部集群发展团体冠军,摘得3个企业单项冠军。

隐藏在数据背后的是,工业基础雄厚的芜湖,正优先发展特色产业集群,这也是芜湖的底气所在。比如,电线电缆是芜湖四大支柱产业之一,芜湖下辖无为市拥有全国最大的特种电线电缆产业集群;芜湖县以航空产业为重,依托芜宣民航机场和三元通用机场,芜湖航空产业园正打造面向长三角的航空产业集群,重点发展临空经济、通航产业和空港物流;繁昌县的“3D打印”成了当地的热词,在繁昌的春谷智能装备产业园,已集聚3D打印企业40多家。奇瑞商用车公司海豚EV智慧工厂拥有新能源物流车智能化生产线,海螺集团白马山水泥厂拥有世界首条水泥窑烟气二氧化碳捕集提纯示范项目。

一场疫情,让不少人看到芜湖机器人产业前景。比如体感检测、配送、消杀等服务机器人可替代人员作业,减少和降低不必要的风险;此外,在员工无法及时复工的情况下,制造业生产线上机器人可以充当“劳动力”,疫情让不少企业加快了机器换人和自动化改造步伐。

一花独放不是春。高铁把芜湖和长三角其他城市串联起来,给了芜湖的产业更多想象空间。前不久,安徽省主要领导考察了芜湖产业创新中心,并详细询问G60科创走廊合作建设和机器人、通航两个产业联盟运行情况,强调要抢抓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机遇,汇聚创新资源、汇聚产业优势、汇聚公共服务,共同打造新兴产业高地。比如即将要与芜湖拉近距离的合肥和杭州,前者是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正培育出智能芯片、量子通信、人工智能等新兴产业,并诞生了“人造太阳”、超导装置等大批顶尖科技成果;后者互联网经济和民营经济发达,不光有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网易等新兴互联网产业,其他高科技产业和传统制造业也很出名。芜湖与它们碰撞,肯定会有更多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