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芜湖新闻网首页>> 悦读

我的母亲

字体大小:
来源:今日芜湖客户端           编辑:今日芜湖

2008年12月6日,一个普通的日子,但对我来说却刻骨铭心。这一天,我的母亲去世了。

那天的母亲表情平静,像睡着了一样。自打我有记忆开始,母亲每天都在辛苦操劳,记忆里都是她忙碌不停的背影。她太累了,太需要休息了。那天的我看着母亲平静地躺在床上,身形瘦小,心里难受的像胸口压了一块石头。我忍住不哭,因为我怕打扰了母亲的安睡。

母亲出生于1921年2月18日,那是中国积贫积弱的年代。像大多数普通农家女孩一样,她在劳作和营养不良中长大。从小就开始做各种农活,起早摸黑,为家里分忧。结婚成家后,随着我们这些儿女相继出生,母亲更忙了,在家里,她总是最早起床,又最晚睡下。有很多个夜晚,我睡醒后,看到母亲还在灯下为我们缝补衣服。由于家里经济困难,人口又多,需要精打细算,家里的经济支出便由精明干练的母亲掌管。她从需要出发,该买的买,该省的省,家里微薄的收入被她分配得有条有理。用旧用破了的东西,在别人看来只能扔掉,但经过她的一番缝补改造,又能用了。我们姐弟几人的衣服总是缝了补,补了缝,老大传老二,老二传老三,直到不能穿了也舍不得扔。我上小学时,母亲曾给我用粗布做了一个书包,上面的补丁一个连着一个,直到我小学读完了,背的还是这个书包。

母亲一生含辛茹苦,虽然她尽了最大的努力来维持全家的生活,但在那个贫困的年代,也无法改变现状。由于条件太苦,加之营养不良,她一辈子生了九个孩子,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三个。这对母亲的打击非常大,我曾多次看到她默默流泪。但母亲非常坚强,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活下来的几个儿女,她很快走出痛苦,又开始忙碌起来。

生活的艰难让母亲养成了勤俭持家的习惯,并教育子女也要勤俭。小时候我们兄弟姐妹吃饭经常掉饭粒,她总是捡起来吃掉,还教育我们一粒米度三关,不要轻易糟踏。在母亲言传身教之下,我们吃饭时都很谨慎,不敢掉饭。

母亲虽然很爱我们这些儿女,但她对我们又十分严厉。她对我讲的最多的是要我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有文化才能有出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因闹饥荒,正在长身体的我常常饥饿难耐,无心上学。为了填饱肚子,我和几个同学当着父母的面背着书包假装去上学,然后跑到外面偷摘人家地里的胡萝卜、玉米之类的东西,在野外烤熟后充饥,一连逃学好几天。事后被母亲知道了,晚上她一回到家,不由分说,拿起竹条对着我就是一顿狠狠地抽打。我身上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忍不住哇哇大哭。当天夜里我发现母亲在被窝里轻声哭泣,我才明白,虽然竹条打在我身上,但疼在她心里。从此我再也不敢逃学了。  除了在学习上严格要求我们儿女之外,她也经常告诫我们要诚实做人,老实做事,到哪里都要好好干才有出息。1969年我入伍参了军,母亲送我到芜湖征兵集结点,她含泪叫着我的乳名说,到了部队,要好好学习,不要怕吃苦,要听从部队安排。临别时,她念念不舍,一再叮嘱我不要想家,要刻苦训练,做一名合格的战士,然后拍拍我的肩膀便转身离去。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我才发现母亲的眼睛里充满了泪花,她一直竭力忍着不让流出来。

我在部队时,母亲不断给我写信,大多都是严格要求的话语,最多的话是不要想家。我知道家中的生活很难,但母亲只字不提。在母亲的鼓励下,我进步很快,两年内当了班长,入了党,被评为五好战士。我将这些喜讯写信告诉母亲,她高兴得哭了。

1984年,我从郊区水利局调入芜湖卷烟厂工作,母亲对我说的话还是要好好工作,不要怕吃苦。我牢记母亲的教诲,努力工作,曾被评为芜湖市的优秀党员和市级先进工作者。那时我才理解了母亲的一片苦心。

母亲为人直爽,待人真诚。她常说,我没有能说会道的嘴,只有一颗真诚待人的心。小时候我们家困难,左邻右舍会给我们家一些帮助,母亲总是记在心里。日子好转以后,我们家包饺子蒸大馍,母亲总要叮嘱我们给邻居送点过去。你来我往,邻里关系都处得很好。

我十几岁时,有一次不慎把脚崴了,母亲带着我到一位退休老中医家登门求助。经过一个多月的医治,脚治好了。得知我们家确实困难,老中医把治疗费用免除了。为了不忘老中医的恩情,逢年过节时母亲总要准备好一些土特产送给他,还要我们记得不要忘记别人的恩情。母亲说,做人要有良心,要记得别人的好。她还教育我们,做事先做人,人做好了,事也就做成了。她这句话成了我终身的座右铭。

母亲一生爱干净,不喜乱,无论农活有多忙,家里家外都料理得整洁有序。身上衣服虽旧,但清清爽爽,头发每天梳理,并在脑后挽成一个发髻,看上去精明干练。由于一辈子操劳,母亲早早就头发花白,但她每天精心梳理,直到临终时头发也是一丝不乱。

母亲性格开朗,再苦再难,她总是笑声爽朗。在儿女面前,在他人面前展现的都是阳光的一面。母亲苦了一辈子,她却把所有的苦都埋在了自己的心里。

母亲是一个平凡的人,但在我们的心里,她是那样的不平凡。她不仅给了我们生命,还教给我们做人的道理。无论岁月有多艰难,有母亲在,我们就感到温暖。她是我们儿女心中的支撑,只要有母亲在,家就在。

时光悄悄流逝,只留下静静的回忆。不知不觉间,母亲离开我们己有十二年,她的音容笑貌,她的慈爱家训,依然深深地铭刻在我们心中。在母亲百年寿辰到来之际,我们儿女更加怀念平凡而又伟大的母亲。

尹绪升